第三十八节,蛮横强暴的天狐

个人随笔 作者:

唐朝开元年间,有个叫杨伯成的人,是京兆少尹。一天,有个自称吴南鹤的男子来到他家,这人三十多岁,样子还不错。他对杨伯成说:“听说你家女儿美貌贤惠,特来求婚。”由于杨伯成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不答应。

林玥点了点头说道

据说“狐狸精”这个名称始于唐初。 《太平广记》中《狐神》条云:“唐初以来,百姓皆事狐神,当时有谚曰:‘无狐魅,不成村。’”“魅”字,《说文》释为“老物精也”。“狐魅”即“狐狸精”。  然而,古人对于狐的信仰却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战国时期,在当时的著作中,便出现了以狐为原型的神兽,狐被赋予了作怪变异的能力。 《吕氏春秋》记述大禹为了治水,年三十而尚未成婚,行至涂山时,遇到一只九尾白狐,并且听到涂山人祝福的歌声:“大大的白狐啊,九条尾巴长又长。愿你早日结婚吧,子子孙孙永繁昌。” 而在东汉则演变为《吴越春秋》中记载的大禹娶由九尾白狐变成的涂山女为妻的传说。神奇的狐狸能变形为人,这是狐狸成精

(一)
  她追着那只狐狸跑了不知有多远,太阳也被她的执着给吓跑了,月亮悄悄露出半边脸好奇地远远看着她。狐狸累得再也跑不动了,趴在一棵大树下喘着粗气,纯白色的毛被汗水浸湿了,长长的尾巴在身旁画了一个很优美的弧,小小的脸,尖尖的下巴,一双细长的眼睛含着泪水,迷惑不解地看着她,仿佛在说:
  “为什么追我?我虽是狐狸,但我并不坏,我没害过人!”
  她坐在它的对面,以一双同样秋波荡漾、楚楚动人的眼睛望着它,听懂了它眼中的话,她回答:
  “我也不想伤害你,你太美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件能与我媲美的东西,所以很想跟你做个朋友!”
  狐狸眼中的泪水滚了出来,它艰难地移动它的身子,将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搭在她的腿上。妲己和狐狸就这样睡着了。
  篝火燃起来了,红色的火焰在妲己的眼前跳跃着、舞动着,她睁开眼,看到了一个十分俊美的男子,正用他那健壮的手往火堆里加柴,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的脸是那么地英气逼人!她想起了狐狸,难道它早已成精?变成了这样一个俊男?
  “你叫什么名字?”妲己问。
  “你醒了?”男子侧过头,“我叫伯邑考。你好些了吗?”
  “伯邑考?你可是白狐变的?”
  “只有说女人是狐狸,哪有说男人是狐狸的?我看你倒有点像白狐。”男子打趣。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更让妲己心荡神摇。
  “我真希望是那自由自在的白狐,可惜我不是,我很快就要失去自由了。大王召我入宫,十天后就派人来接我。”
  “大王?”伯邑考的脸阴沉下来,“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他抢走了我亲爱的绿蕉。我的绿蕉是那么地美丽善良,却做了他那样一个暴君的妃子!姑娘,那是一个可怕的火坑,你逃吧!”
  “逃?逃到哪儿?我连家都找不到了,我与父亲出来打猎,迷了路,不知还能不能走出这大森林?”
  “不怕,我带你出去!”
  “那你能带我一起逃吗?我不想掉进那个火坑!”
  “不能,我只会送你回家。我还有大事业要做,我还要去救我的绿蕉。”
  “难道你的绿蕉比我还要美吗?我多想跟你一起浪迹天涯,像两只快乐的狐狸。”
  “在我的心中,绿蕉永远是最美的女人!我不能带你走,更不想做狐狸。”
  “那好,我去朝歌,我要亲眼见见那个能与我比美的绿蕉!”
  
  (二)
  妲己在辉煌的宫殿上见到了绿蕉,一个忧伤的女子,神情恍惚地坐在大王的身旁,与想像中的美貌相差甚远。妲己有些沮丧,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子,却让那个英俊得让人颤栗的伯邑考奉为最美的女神?甚至连自己这样的倾国倾城之貌也视而不见?再看那个大王,浓眉大眼,虎背雄腰,粗壮勇猛,倒还有几分阳刚之美。妲己是从小被宠惯了的,听到的赞美之词比吃过的饭粒还要多,所以,她是不能被人比下去的,尤其面对这样一个没有实力跟自己比却拥有最权威的宠爱的女人。
  妲己迎接大王的目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顷刻间,大殿上几千盏灯光都黯然失色,大王、大臣、宫女,除绿蕉以外的其他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的脸上,那笑容让每一个人都体验到了何为勾人魂魄。妲己觉得大王的眼珠掉出来了,从长长的台阶上一路滚下来,停在她的裙角。而他身旁的绿蕉却依旧双眼迷濛若有所思,她是在想念伯邑考吗?她可知道眼前这位令所有人惊艳的妲己与她有着同一个心上人?
  当晚,大王便宠幸了妲己。起初,她不习惯大王的热情与疯狂,可他是大王啊,他的手中掌握着生杀大权,她还舍不得自己那颗美丽绝伦的脑袋,所以,她只有用笑容掩饰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愈是这样,大王愈是被她那时隐时现的笑容迷惑得神魂颠倒。妲己就这样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渐渐地,她也尝到了做女人的美妙之处。虽然,她仍然不爱大王,但她慢慢喜欢了这样颠鸾倒凤的夜晚,有时她闭上眼,想像着身上的那个男人就是伯邑考,她就会变得更加妩媚动人。大王不知道自己是伯邑考的替身,倘若知道,他就决不可能一日甚过一日地迷恋妲己。绿蕉心中也有一个伯邑考,但那个女人整日愁眉不展,乍看还挺有新鲜感,久了,便有些乏味,尤其有了妲己这个风情万种的尤物之后,大王再也没有去别的妃子寝宫过夜了。
  妲己的千古骂名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她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王不能只属于一个女人,后宫还有一群女人在如饥似渴地等待大王的甘露。原本只想在这繁华的宫殿中争取一席生存之地,却招来了后宫众多嫔妃的嫉恨。这其中也包括地位高于自己的王后和贵妃。千百支怨恨的箭向她射来,她只好忙不迭地接箭,同时更为努力地讨取大王的欢心。她几乎夜夜都要摇动着杨柳般的腰肢,为大王跳上几支艳舞,勾得大王魂不附体。
  “宝贝儿,我要为你建一座华丽的鹿台,我要你天天在上面跳舞,让天上的神仙也能看到我拥有如此美丽的尤物!”
  “大王,您还可以在鹿台下修一个大大的池子,池子里盛满醇香的美酒,池阶上挂着串串的鹿肉。”
  “太好了!美人,只有你最懂我的心!”
  鹿台建起来了。华丽到何种地步,连妲己本人看了都吓一跳,更别说那些对此早已耿耿于怀的王后、王妃和一心为民的文武官员们了。妲己喜欢那高高的舞台,喜欢那溢着酒香的池子,在舞蹈时还可以看见自己美丽的倒影。至于那是多少金银堆起来的,凝聚了多少人的汗水、泪水、血水,从一开始就不是她所能主宰的,所以,现在也不必过于内疚。
  高处不胜寒。那日夜在高贵的鹿台上出演的歌舞是专为大王和天上神仙们演的,至于宫内其他的女人们,纷纷在门缝中向台上那妖艳的女子放着暗箭。妲己真是个勇敢的女子,她一边唱着、舞着、笑着,一边与门外那群以王后、王妃为首的同类和敌人展开了一场生死博斗。战场上,不论孰是孰非,只看谁勇谁懦、谁胜谁负。宫庭是看不见刀剑却比刀光剑影更残酷无情的战场。第一场恶战下来,王后、贵妃惨败,妲己大获全胜,并收获了王后的桂冠。
  妲己毕竟势单力薄,即便胜了,也胜得太险,并且在戴上王后桂冠的同时,还被扣上了“心如蛇蝎之妖女”的帽子。她只是一个女子,一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女子,可她生活在一个到处弥漫着政治空气的环境中。她若能与其他宫女一样黙黓无闻、老死宫中也就罢了,可她偏偏生就如此出众的美貌和如此高贵的心气,所以,她注定要背上千古骂名。
  借着大王的威望,还是有那么一些懂得见风使舵的人不时来向妲己送这送那,只希望她能在大王面前为他们美言几句。妲己对那些金银珠宝已经失去了兴趣,她现在什么都有了,所以什么都不想要了。她只是为了保住那美丽的头而欢笑着,看到大王为着自己沉醉不醒,也能找到一丝生活的乐趣。从进宫的那天起,她就不再是从前那个活泼漂亮、人见人爱的妲己了,那颗洋溢着生活热情的心已死。倘若硬要在她心底找出点活的东西,那便是对伯邑考的思念,还有那常常在梦中出现的白色狐狸。她想她大概与狐狸有某种特殊的缘份,为何它老是闯入自己的梦里呢?
  很快,她的想法得到印证了。那天,有人送给她一条狐尾裙。那裙子上拖着九条白色的毛茸茸的狐尾,高贵、洁白、美丽得让人心颤。妲己看着它,摸着它,爱不释手,送礼之人说了些什么,她只字未听,甚至连那人是谁她都想不起来了。她穿着那条裙子,转着,舞着,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只白狐,自由自在地在森林里奔跑。她用手轻轻抚摸那柔软的狐尾,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做成这么一条裙子,是不是要九只狐狸忍受失尾之痛呢?没有了最美的尾巴,它们还能正常地生活吗?可裙子是那么地美,九只狐狸的悲痛也就顾及不了了。正如男人对待美丽的女人,即便知道占有她会让她痛不欲生,那也还是要把她占为己有。
  那天晚上,妲己穿着白色的狐尾裙在高高的鹿台上跳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有关狐狸精苏妲己扰乱宫庭的故事便传遍了宫内宫外。
  人们都说,后宫中的妖气实在太重了。嫔妃们,有的死了,有的如绿蕉般半死不活,还有的吓得远远躲着不敢现身。而大王对妲己的迷恋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索性连早朝也不去了。于是,那位传说有着七窍玲珑心的皇叔闯入了他们的温柔之地。
  “大王,这个狐狸精是不祥之物啊!杀了她吧!”他说着从腰间抽出剑刺向妲己,那白森森的剑光吓得妲己脸色苍白,软软地晕倒在地。幸好她晕得及时,才躲过了那一剑。
  “放肆!”大王喝道,“谁敢伤害我的美人,我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
  “为了商朝五百年基业,为了大王的江山,我死而无憾!”比干说完又一剑刺来,妲己躲在大王的身后,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大王怒吼:
  “来人!把比干给我拖下去!将他的心挖出来给娘娘做药!”
  立即来了一群人把那自以为是的皇叔拉了出去,
  “妖孽啊!大王,你被这狐狸精迷住了眼,商朝就要完了!完了!妖女,你会得到报应的!啊——”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妲己真的晕了过去。她病了!于是大家都说比干是为了治娘娘的病而被挖出了七窍玲珑心。所有的人都相信了当朝的王后娘娘是九尾狐狸精,是专门来惑乱宫庭、毁掉商朝的。人们都骂她、恨她、唾弃她。
  
  (三)
  当妲己的父亲苏护听说妲己变成狐狸精的时候,感到既害怕又担忧。好好的一个女儿,怎么会变成狐狸精呢?记得她未进宫前,谁不夸他养了个聪明伶俐、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儿啊。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人人唾骂的狐狸精了呢?他于是携同夫人一起赶到朝歌,想探个究竟。
  来到城门口,被卫士拦住了。苏护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不说则已,一说反而招来了大家的攻击。
  妲己是狐狸精,那她的父母当然是老狐狸了。一只狐狸已经弄得整个商朝人心惶惶,再来两只老狐狸,那还了得?
  “不能让他们进去!”
  “干脆杀了他们,反正是两只狐狸!”
  大家说得很激动,但谁也不敢真的动手。一来不知这老狐狸究竟有多大能耐,二来他们的女儿毕竟还是当今王后娘娘呢!苏护情急之下,拖着夫人硬闯进了城门,一路向前冲。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消息很快传到了正在享乐的大王和王后的耳中。妲己吓得嘴唇都白了,跪在大王脚下,哭道:
  “大王,看在臣妾服侍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您一定要饶我父母的命啊!我不是狐狸精,他们更不是。他们是好人!是养育了臣妾十多年的恩人哪!”
  “放心吧,美人,我去请他们进来!”
  “臣妾与大王一起去!”
  妲己跟在大王的身后,刚一跨出宫门,立即引起一阵哄动,“看,妖女出来了,杀了她!杀了那个狐狸精!”石头、鸡蛋、泥士纷纷向她扔来,她吓得赶紧缩回到门内。
  在妲己退进宫门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真的变成狐狸精了!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掉这狐狸精的骂名了!而且,她还预感到,她这只狐狸精今日也救不了父母的命了!即便她是王后,即便她有大王的宠爱,也无济于事。谁让她是狐狸精呢!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狐狸精的妖术是无法施展的,那妖媚之术只能在阴暗的夜晚,对大王一个人有效。但无论如何妲己还是要做最后一点点的努力,她爬上城楼,跪在全城人的面前,哭诉道:
  “求大家饶了我的父母吧!他们是人,是好人,不是狐狸!他们只是因为想念她们的女儿而冒险进来的!饶了他们吧!”
  “妖女,不要给我们使媚!”
  “先把那两只老狐狸结果了再说!”
  “杀了这妖孽!”
  一阵高过一阵的骂声响起,连大王都被这群情激昂的场面给惊住了!见大王久不出声,大家胆子更大了,并开始动手。妲己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在乱拳中鲜血淋淋地倒下了!泪水淹没了她美丽的眼睛。人们一边痛快淋漓地拳打脚踢,一边眼巴巴地等待着狐狸现原形,可直到两位老人再也动弹不得了,气息完全断了,还没有狐狸出现,大家一阵唏嘘,悻悻地散了。
  妲己的病越来越重了,她开始不断地需要一些怪怪的药引,如童子血、女人的脚骨、男人的心脏、未出生的胎儿等等。她变成了真正的狐狸精。白天她躺在床上生病,晚上穿着狐尾裙登上鹿台尽情舞蹈,渴了就到酒池里喝几口酒,醉了就倒在大王的怀中任其风流。妲己的心已变成了狐狸的心,不,应该说是狐狸精的心。在妲己看来,狐狸是善良的,美丽的,可爱的,让人怜惜的。至于,狐狸精,大概就是现在自己的样子吧,不然,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会认定她就是狐狸精呢?既然如此,就做个合格的狐狸精吧!要坏就坏彻底吧!
  偶尔,在她舞得最疯狂的时候,在她喝醉的时候,在梦的最深处,一个英俊的身影,一个叫伯邑考的男子,会在她的脑海里一晃而过,她想抓住他,她想对他说:“带我逃吧!”
  可他却冷冷地回答:
  “我只能送你回家,我有大事业要做,我还要去救我的绿蕉!”
  哦,我没有家了!即便有家,又怎能回得去?我不是人,我是狐狸精。我多想做一只自由自在的狐狸,像在森林里追过的那只白狐一样!可我只能做一只狐狸精!

吴南鹤便径直进入女儿的住处,并且强占了她。杨伯成叫家人去对付吴南鹤,家人都被他收拾了,捆住了双手,在两耳涂上泥。杨伯成知道这是狐狸精作祟,就请来十几个术士,然而同样也都被绑上了,两耳被涂上泥。杨伯成对此毫无办法。

张明乾说道

的雏形。  东晋《搜神记》引道士云:“狐者,先古之淫妇,其名曰阿紫。” 古人把狐狸视为性情淫荡、以美貌迷惑人的精灵鬼怪,再加上狐狸成精的传说和志怪小说中对众多民间妖艳、多情的狐狸精的描述,于是乎,人们的俗语中便把性感而具诱惑力的不良女性称为“狐狸精”了。

杨伯成非常高兴,他的女儿睡了一顿饭的时间才醒来,吃惊地说:“刚才我还在房间里,怎么来到了这里?”人们才知道,她被狐狸迷住了,就像是在沉睡之中。

张明乾说道

这个老狐狸精仗着自己是天狐,是在天府中做事的,有些法术,人们奈何他不得,便变成男人模样来到人间,强占人家女儿,戏弄人家的婢女,将前来的家人和术士捆住双手,两耳涂上泥,其态度之蛮横强暴,实在怵目惊心。

:“你说的这是医学方面睾wan的作用,但是在阴阳五行方面睾wan的作用你就不知道了,简单点说吧,睾wan就是男人的气海,男人90%以上的阳气全部储存在睾wan之中,如果男人阳气迅速大量流失,睾wan便会萎缩,这也就是为什么太监们天天一副不男不女的死样子了。”

有一天,杨伯成遇到一位道士,当道士听说这件事后,笑着说:“我是天上的神仙,正奉上帝的命令追捕四五个这样的妖孽。”于是找来纸笔,写了三个字,样子像古篆,让小童拿着这三个字到吴南鹤面前,说:“尊师叫你!”吴南鹤当时正在与婢女玩笑,见到这三个字便趴在地上往前走,来到树下,道士呵斥道:“老野狐怎么竟敢变成人样!”吴南鹤于是便变成老狐狸,非常难看。道士对杨伯成说:“天府驱使这些东西,不能杀它们,但是因为你的原因,不能白白作罢。”于是打了它一百棍子,打得它流血满地。然后道士赶着狐狸在前边走,走了一百多步,来到柳林边上,就慢慢地升上天去,过了一会儿就不见了。

:“那你是怎么判断出吸取赵广赵统阳气的是两只刚刚成精的狐狸精的呢?”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不过动物的灵性和人的聪明与否是一样的,有些人非常聪明,但有些人却非常的笨,动物也是一样的,有些动物灵性高,就比较容易修炼成仙,有些动物灵性很差或者几乎没有灵性,所以修炼成仙的几率就低,而狐狸就是动物中灵性非常高的一种,除了狐狸之外,黄鼠狼、乌龟、蛇等等的灵性都是非常高的,所以这些动物修炼成仙的几率和数量也就远远大于其它动物。”

:“人是万物之灵长,修仙之路本就比动物占优势,所以人修仙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精、仙、神,人一生下来就是精的阶段,只不过人类不像狐狸精那样会法术罢了,不过如果一个人刻苦修炼法术,绝对是狐狸精所无法匹敌的,道行高一点的人类甚至可以挑战比自己高出一个阶段的动物里的仙,这是任何一种动物所无法做到到的。”

:“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的。”

张明乾说道

:“你是怎么猜到的?”

张明乾毫不犹豫地说道

林玥说道

:“没问题,事情是这样的,方才我已经说了,狐狸成精之后便会具有幻化和魅惑的妖术了,基本上狐狸精都会幻化成非常漂亮的女子来魅惑男人,这是因为在天地间男人属阳,女人属阴,而男人身上的阳气极适合辅助狐狸精修炼成仙,所以基本上从古至今狐狸精的形象全是十分美艳的女人,这也就是很多人把非常妖娆或者作风不好的漂亮女人称作狐狸精的原因,一只狐狸成精之后需要经历2000年的时间才能突破重重阻力修炼成狐仙,不过如果狐狸精能够采阴补阳吸收人类中男人体内的阳气的话,狐狸精的修仙时间将大大缩短,只要吸的阳气够多,狐狸由精升仙的时间可以由2000年缩短至几百年甚至更短,所以很少有狐狸精不去走这条歪路的,而一旦狐狸精吸取了一个男人的阳气,那么一定会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留下痕迹,其中男人的睾wan就是曾被狐狸精光顾的最好的证明。”

林玥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狐狸成精成仙的例子特别多,而其它动物则少了很多?”

:“从古至今,人们一直有修炼成仙的梦想,动物也不例外,动物如果想修炼成仙要经过4个阶段,分别是:兽、精、仙、神,咱们拿狐狸举例子,狐狸的寿命大概是10~15年,在狐狸刚出生的时候其形态为兽,如果狐狸想由兽修炼成精需要大概500年时间,也就是说,如果一只狐狸想要成精,就必须有机缘巧合能让它延长寿命,也只有这样,一只狐狸才有机会修炼成精,只有成精后的狐狸才能被称作狐狸精,同时精的状态也可以被称作妖,所以狐狸精也被称作狐妖,狐狸经过500年的修炼成精以后,具有了一些简单的妖术,其中最常见的便是魅惑和幻化之术,也就是说,这个阶段的狐狸已经可以幻化成人形并可以魅惑人类达到自己的目的,狐狸成精之后如果继续修炼,就有可能修炼至仙的阶段,也就是咱们老百姓俗称的狐仙,狐狸精要修炼成狐仙大概需要2000年的时间,不过如果狐狸精一旦修成了狐仙,那么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狐仙拥有极其厉害的法术,请听好,是法术,而不是妖术,所以就算是佛家和道家比较资深的术士,也非常不愿意面对狐仙,因为狐仙已经是仙了,以人力对抗几乎就是送死,无论这个人法力有多高深,不过好就好在狐狸精修成狐仙之后便很少再去骚扰人类了,因为狐仙已经没必要这么做了,古书上有很多记载狐仙幻化成人类并与人类通婚的事件,不过这其中99%都不是真实的,这是因为人与狐种族不同,所以几乎不可能摩擦出什么火花,这就像人不可能娶一条狗当老婆是一样的,狐狸精修炼成狐仙之后如果继续修炼便可以修炼成狐神,从狐仙修炼成狐神大概需要5000年的时间,狐仙一旦修炼成狐神,便可以纵情天地间再无阻碍,世间万物都成了它脚下的浮尘,再也不会有什么东西会对狐神产生威胁,因为狐神已经站在了生物链的最顶端了,不过好就好在狐狸的修炼阶段困难重重,能从兽修炼成精的本就少之又少,能从精修炼成仙的就更屈指可数了,至于狐神么,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一个,所以咱们还是少操点心吧,以上就是狐狸修炼的四个阶段,林玥你听懂了么?”

张明乾反问道

林玥点了点头说道

张明乾说道

:“如果说动物修炼分为兽、精、仙、神4个阶段,那么人类呢?也是这4个阶段么?”

:“听懂了,不过我还有几个小小的问题。”

张明乾说道

林玥说道

张明乾说道

:“那你认为导致赵广赵统两兄弟变成痴呆的到底是修炼到哪个炼阶段的狐狸?”

:“男人的睾wan和狐狸精有什么关系?”

:“狐狸精,而且是刚刚成精的狐狸精。”

:“能不能对我说说看?”

张明乾说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睾wan是男人分泌精液产生精子的地方,同时睾wan还能分泌出睾wan酮,维持男人的第二性特征。”

林玥闻言皱着眉头说道

:“根据赵广赵统的睾wan和魂魄判断出来的。”

:“林玥,你知道男人睾wan的功用么?”

林玥说道

林玥说道

林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