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1日水星集训之,揭秘印度大神湿婆的爱情传说__神话故事

个人随笔 作者:

鸠摩罗带领天兵天将来到阿修罗王塔卡拉的城堡前。众神纷纷上前与塔卡拉交战,都在战无不胜的塔卡拉面前败下阵来。鸠摩罗催动战象,来到塔卡拉面前。塔卡拉凝神一看战象上坐着个兵娃娃,脸上满是鄙夷,漫不经心地和鸠摩罗战在一起,这一战就是几百个回合,只杀得天昏地暗,惊心动魄。塔卡拉再不敢小瞧眼前这个兵娃娃,倾全力迎战鸠摩罗,就这样鸠摩罗和塔卡拉又打了无数个回合,依然难分胜负。天界众神暗暗着急:鸠摩罗还是个孩子,这样打下去,没有战斗经验的他一定会输给老奸巨猾的塔卡拉。情况万分紧急时,梵天现身了,他念动当年在塔卡拉身上种的神咒,只见威武凶悍的塔卡拉像孙悟空听到了紧箍咒,丢掉兵器,抱着脑袋开始呻吟,气喘吁吁的鸠摩罗抓住机会,举起三叉戟朝塔卡拉心脏重重一击,号称战无不胜的塔卡拉当场毙命。天界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安宁。

     传说四:湿婆的爱情故事:很久很久以前,仙人达刹的女儿萨蒂爱上了湿婆,但是达刹不待见这个小伙子,觉得他长得难看,性格又粗暴,而且还背负杀害梵天的罪名(湿婆曾经砍下了梵天的一个头),总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是萨蒂一心爱恋着湿婆,达刹一怒之下,就为女儿举行选婿典礼,让她投出花环来选择自己的丈夫,典礼上遍邀天界众神,却唯独没有邀请湿婆。谁知萨蒂投出花环时,湿婆像任何一个白马王子一样现身在会场上,于是婚礼顺理成章地举行了,众神除了老头子达刹之外,所有人皆大欢喜。但是湿婆跟达刹的紧张关系一直没有解决,有一次矛盾激化到顶点,达刹组织了一个据说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祭典,把三界里边边角角的仙人都请到了,就是故意不请湿婆。湿婆只不过付之一笑,并不在意,萨蒂却觉得丢了面子,背着老公去质问父亲,在祭典上吵得不可开交,最终纵身投火自焚。感应到妻子死去的湿婆奔到祭典上,只来得及从火里抱起妻子烧焦的尸骨。伤痛欲绝的湿婆砍掉了老丈人的头,在火里跳起狂怒的灭世之舞。这一下不得了,大地震动、天空崩裂,眼看天地就要毁掉,守护神毗湿奴挺身而出,跟湿婆打得一塌糊涂,虽然两大主神之间的PK破坏力也小不了,可总比让湿婆毁灭三界好。最后梵天出面劝住了架,湿婆就抱着萨蒂的尸体在世间流浪了七年,直到毗湿奴用法轮将萨蒂的尸骨切割成50块散落到各地。万念俱灰的湿婆回到喜马拉雅山去修行,在迦梨陀娑的诗中将湿婆失去爱人的悲伤和孤独描写得相当动人:

  众神们再次对湿婆的感情世界动起了歪心思。但谁都知道湿婆此时仍在为亡妻服丧,经历了达刹祭典的人间地狱,再没有谁敢去干扰湿婆的苦行。

瑜伽鼻祖大神湿婆是个地地道道的矛盾之神。他生于梵天愤怒时的额头,所以性格孤独爆裂,但又不能忍受任何人对他的祈求,常发悲悯之心。有一次,梵天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达利的威风使得在场的天神无一不起身迎接,唯独湿婆不为所动,惹得老丈人甚是不平。为了以牙还牙,达利在之后的一次祭典中就没有邀请自己的女婿湿婆,萨蒂顿时感到羞愧难当,赶到现场为丈夫鸣不平,在痛斥了众神的忘恩负义之后,纵身跳入火堆自焚了。湿婆痛失爱妻怒不可赦,杀了个天昏黑地,直到梵天出面才得以平息。之后,湿婆独自苦修,逐渐成为了一个精进的瑜伽行者。

塔卡拉得到战无不胜力量后有恃无恐地四处行凶,把天界众神打得四处逃散。神王因陀罗带领众神都到梵天面前求助。梵天说你们去请天神湿婆吧,只有他的儿子才能打败塔卡拉。众神都知道湿婆和爱妻萨蒂并没有子女,只有湿婆再婚才可能有儿子!有哪个女神能打动孤僻古怪的湿婆?经过商议挑选,一致认为只有雪山女神才能让湿婆冰冷的心死灰复燃。

图片 1

  毗湿奴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得知湿婆将要同雪山神女结婚,各方神、仙、人、魔和世间的一切众生都向婚礼举办的方向聚集。一时间,天上、空中、地面和地下风尘滚滚、地动山摇。无数天女载歌载舞,鼓乐齐鸣地簇拥着新郎打扮的湿婆。湿婆头戴华丽的宝冠,两耳吊着蛇环,第三只眼放出异样的光彩,身上涂了檀香灰,穿着象衣皮。毗湿奴、梵天、因陀罗、紧那罗诸神紧随其后。喜马拉雅对湿婆说:“啊,至尊无上的大神,今天我把我的女儿交给了你,请你接受她,把她作为可爱的妻子吧。”湿婆接受了雪山神女,并且按照世俗的仪式口念咒语,手触地面。这时,三界想起一片欢呼声。爱神的妻子也来请求湿婆让他的丈夫复活,湿婆朝那堆灰烬看了一眼,爱神就重新出现在了他妻子的面前。

整个天界都为战神鸠摩罗出世欢欣鼓舞,因为只有这个孩子能帮他们打败那个四处行凶的塔卡拉。他们为鸠摩罗举行了隆重圣礼,把自己的无边法力及宝物赐给他:湿婆把自己的宝贝武器三叉戟送给了儿子,神王因陀罗把坐骑战象赠给他,毗湿奴摘下了自己的神盘……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鸠摩罗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打败塔卡拉。因陀罗还赐封鸠摩罗为天神领帅,由他统领天界神军。

传说五:圣剑寺的传说:圣剑寺的大门处有一尊巨大的伽鲁达雕像,有三米多高。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羽毛和鹰的脚趾。神猴哈努曼哈努曼(Hanuman)是印度神话中的神猴,具有很高的地位。在《罗摩衍那》中有很大的篇幅描述哈努曼帮助罗摩王子,和恶魔罗波那战斗,救出被掳走的王后悉多。传说哈努曼有四张脸和八只手,能腾云驾雾,移山倒海,身手不凡,在东南亚家喻户晓。有说法是有说法是《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原型就取自哈努曼。

  山外的世界也发生了一些大事。在梵天的恩惠和纵然之下,战无不胜的阿修罗之王多罗迦向天神宣战。没有人能够与他匹敌,因陀罗不能,阿耆尼不能,甚至于毗湿奴都不能。

在父母的反对下,雪山神女毅然来到湿婆之前坐禅的地方开始苦修。炎炎夏日,她在四周堆起柴禾,点燃,自己坐在火圈中,日夜念着湿婆的赞语;雨季,她坐在光秃秃的岩石上,任凭倾盆大雨流在身上;冬天,在无数寒冷的夜晚,她愉快地浸在水中,专心致志地数着真言。第一年,她以果实为生,第二年便以树叶为食,后来则什么也不吃了。就这样,她苦修了300年。雪山神女的苦行使得三界众生无一例外地感到灼烧般的痛苦。众神便集体乞求湿婆同意和雪山神女的婚事。在无比真诚地赞美下,湿婆发了慈悲心,同意了婚事。

雪山女神帕尔瓦蒂是众山之王喜马拉雅的女儿,也是湿婆妻子的转世。从小帕尔瓦蒂就崇拜爱慕湿婆,她答应众神托付,和父亲喜马拉雅来到湿婆修行的地方朝拜。喜马拉雅请求湿婆允许他们每天来朝拜,并建议让女儿帕尔瓦蒂侍奉他。湿婆还没有从失去萨蒂的痛苦中走出来,断然拒绝了喜马拉雅的请求。正在众天神和喜马拉雅父女无计可施时,爱神出现了,他对帕尔瓦蒂说:“你本就是湿婆妻子的转世,用你的心灵去触摸湿婆满目疮痍的内心,一定会打动他。去吧,天界众神的安危都寄托在你身上。”雪山女神独自一人来到湿婆修行的地方,湿婆不让她进屋,还百般侮辱想让帕尔瓦蒂离开。流泪满面的雪山女神深知自己担负责任,在湿婆屋前站了三天三夜,湿婆心有不忍,终于答应雪山女神来侍奉他。最初雪山女神和湿婆一样整日打坐修行,渐渐湿婆开始和她交谈,日久天长湿婆发现帕尔瓦蒂身上有妻子的影子,倍感亲切。在爱神帮助下,怪人湿婆把妻子的转世——雪山女神帕尔瓦蒂迎娶过门。不久后他们的儿子——战神鸠摩罗出世了。

图片 2

  只有毗湿奴知道,他只是失去了对世界上的一切的兴趣,逃避到那个只有他自己的孤独黑暗的世界中去了。

婚礼之后,湿婆领着雪山神女来到一处僻静迷人的地方,开始了他们的蜜月欢爱。关于瑜伽鼻祖大神湿婆的浪漫爱情故事还在被不停地演绎和传颂,美好的爱情故事寄托了人们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湿婆失去爱妻萨蒂后,对人生愈加心灰意冷,他离开天界,独自一人过着更加清苦的修行生活。在湿婆继续苦修同时,天界一个名叫塔卡拉的阿修罗的苦修却感动所有天神,也得到梵天赞赏。梵天问他有什么愿望,塔卡拉要求梵天赐给他不老之身,梵天没答应。塔卡拉又要求给他战无不胜的力量,梵天答应了他。为防止万一,梵天在恩典中设下神咒:只有神婆儿子能打败塔卡拉。

  跟随一个现代闯入者的脚步,一篇篇历史,一个个传说,一幅幅画卷,一节节那里场境的感受,一张张现实生动活跃的面孔,都由外界信息传达到内心,进行加工处理并呈现,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实在忍不住地被里面的势能和情节所吸引,仿佛自己也已经身临了其境,卷入了其中,毫无理由地“也旅程了一趟”而且这样的旅程似乎从来没有过,因为内容实在太过于丰盛,情节太过于委婉,情感也被带进了情境的专注中,可以去感受一个行者,思维可以如此发展达而跳跃,一会儿在神界漫游,一会儿在现实界漫游,一会儿又在自我的精神界漫游,一会儿钻入人群中,一会儿又淡出人群沉浸陶冶在自然中,一会儿又在自我的世界里,但有一样东西却都是入影随现的,那就是百分百的专注和执着的坚持,热烈的分享与不受干扰的体验。这就是这样的旅程具有的吸引力和魅力!在三界里自由游戈。

  毗湿奴叹了口气,除非把尸体从湿婆身边移开,否则他永远都不会恢复神志了,他会永远沉浸在悲伤中,直到四海覆盖万物。毗湿奴举起他的法轮,将萨蒂的尸体分成五十块,每一块都在风中随着花瓣散落在各地,于是每一个地方都成为了祭拜女神萨蒂的一个圣地。

瑜珈的鼻祖——揭秘印度大神湿婆的爱情传说___相关文章

  • 印度教的毁灭之神:印度三大主神之湿婆简介
  • 揭秘印度神话中卡莉女神“践踏”湿婆神的传说

图片 3

  湿婆拉住她的手,说出了一句最最浪漫的话:“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用苦行买下的奴隶。”

  她像湿婆恳求,希望能够留在他身边侍奉他。他的眼睛扫过她,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拒绝了她。“女人是苦修的障碍。”

萨蒂死后投胎到众神之王喜马拉雅的妻子曼娜腹中,出生后取名为帕尔瓦蒂,即雪山神女。后来,湿婆来到恒河女神下凡的地方修行。雪山神女知道后带着礼品来侍奉湿婆,对湿婆说:“女人是男人苦修的障碍。”对于娇艳的雪山神女和她的侍奉,湿婆无动于衷,依旧每日专心苦修。于是,爱神被派到喜马拉雅山支援雪山神女。爱神想找到机会向湿婆射出花箭。一天,盛装打扮、含情脉脉的雪山神女站在湿婆面前,向他行礼,献上鲜花,恭敬地膜拜大神。湿婆用不同以往的目光看了一下雪山女神,美丽的神女不禁羞涩满面。湿婆盯住她,竟然赞叹起她的娇美。湿婆一边赞叹着,一边觉得蹊跷:“我是怎么了?这是多么的奇怪,怎么今天变得如此轻浮?”他扭头看向左边,发现爱神正洋洋得意地手持花箭,世尊湿婆立即怒不可赦,用第三只眼睛将爱神化为了灰烬。

     另外据科学家推测,还可能是受到了气候的影响——其时正是14世纪小冰川期,虽无当地的确切记载,但根据全球气候情况可推测该地区也有可能遭受到了酷暑干旱等极炎天气或洞里萨湖的洪水侵袭,导致整个吴哥王朝上下都不得不放弃了这片土地整体迁徙。

  她来到湿婆曾经待过的树林中,洁净地面,燃气熊熊大火。她站在火圈中,为了她对湿婆的感情,克制自己的所有感情。她餐露饮风,弃绝俗时间的一切饮食。她独自爬上最陡峭的悬崖,用身躯承受着最凛冽的山风。她寻找雪山上最寒冷的泉眼,在雪夜全身浸入冰水,默诵真言。

        传说三:毗湿奴的爱情:吉祥天女原名拉克希米,是印度神话中司掌爱与美的女神,吉祥天女是她在佛教中的称号。她的出身来历颇为传奇:传说有一次因陀罗得罪了湿婆导致三界枯槁,毗湿奴便令天神们取了珍宝和药草投入乳海搅动以取甘露。乳海搅动时,首先出现一只香洁牝牛,接着又出现了天女梵琉尼、乐园大香树、月轮等众宝,天医手里托着甘露出现后,乳海里袅袅升起了美丽的女神拉克希米。拉克希米诞生的乳海,集中了乳液、药草和毗湿奴的种种法宝,又被众神和阿修罗合力搅动了一千年,理所当然的,她的美貌惊动三界。然而这位美丽的女神却没有给任何神魔追求的机会,一出现,她就倒入毗湿奴怀中,成为了他的妻子,堪称闪电恋爱之最。虽然众神魔都在场,但是拉克希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毗湿奴,我们完全可以猜想:乳海中的法宝,大多带着毗湿奴身上的气息;当拉克希米在乳海中渐渐成形的时候,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主持搅乳海的毗湿奴;在她袅袅升起,迎接他惊喜的目光时,她已经在海中默默凝视了他一千年……吉祥天女拉克希米堪称贤惠温柔第一。她老公毗湿奴经常化身下凡去做各种各样的好事,或者说,去收拾梵天和湿婆丢下来的各种烂摊子。而拉克希米每次都是陪着老公下凡:毗湿奴化身为持斧罗摩时,她是达拉尼;毗湿奴化身罗摩时,她是悉多;毗湿奴化身为黑天时,她是鲁格米尼。或许这也是拉克希米和她老公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毗湿奴的化身和拉克希米的化身之间的爱情,很多都是印度神话上著名的爱情故事!

  帕尔瓦蒂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当她回过神来,湿婆已经从这地方消失不见,隐藏到没有人知道的更为隐蔽和险峻的地方独自苦行去了。

图片 4

  从菩利罗迦到室婆哩迦,再到商底耶,甚至于包括阿修罗们居住的波陀罗,注定只有出生不过七天的婴儿能够打败多罗迦。能够拥有此等神力的,只有湿婆的儿子。

苏耶跋摩七世死后,吴哥王朝也日趋衰落,泰族就趁机背叛了曾经收留庇护过自己的吴哥王朝,并于1238年创建了素可泰王朝,且连年攻打吴哥,终于在1432年成功入侵,并对吴哥城大肆破坏,逼得当时的国王索里约波王不得不弃掉首都吴哥,于1434年迁都到百囊奔(现在的金边)。被废弃的不仅仅是通常意义上的吴哥窟,还包括吴哥王朝在该地区所修建的全部城池(即我们今天所说的吴哥遗迹群)。

  她下定了决心。为了他,为了求得他的原谅,为了让他不能忽视自己,为了帮他想起自己究竟是谁,她要进行世间最坚韧的苦修。

  看到了她频婆果般的嘴唇。”

  对于帕尔瓦蒂,他完全没有认出这位故人的新貌。他对她视而不见,毫不动心。

       而吴哥军队被打败的原因也有很多。其中包括:统治阶级生活奢华糜烂,而底层劳动人民的生活则困苦难安;长年大肆兴建寺庙等大型建筑,且精雕细琢劳民伤财;医疗,耕种等皆不发达,仅靠天所赐,吴哥王朝最令人尊敬的苏利耶跋摩七世去世后,国势衰微,民心不聚,开始陆续反抗和背叛统治阶级,更使外敌趁机入侵;更有说自苏利耶跋摩七世时国教由印度教改佛教,佛教讲究宽容平和、无欲无争,因此军队和百姓都受到佛法教化而放弃了抵抗;最夸张的传说当属因改信佛教而使吴哥王朝失去了原印度教保护神毗湿奴的庇护。

  但湿婆的动摇不过一瞬,发现自己被算计了的他愤怒异常。沉睡了多年的第三只眼突然睁开,烈焰从眼中喷出,甚至还保持着射箭姿势的迦摩瞬间化为灰烬。

  就像月亮升起时的大海;

  “婆罗门,你真是胡说八道,你明明一点也不了解他。他是世界上最潇洒的青年,也是三界中最深情的神明。前世,我与他共度了万年,纵然最终葬身火海,我仍不悔。看着他孤独一人,我的胸口就会忍不住地隐隐作痛。我想与他在同一个时空中呼吸,想与他在夜晚看同一片星空,因此,我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上。纵使我们的过去已然化为乌有,纵使他现在不愿与我对视,纵使他对现在的我毫不了解,我也要追寻他。”

2015年12月27日水星集训《唐卡中的曼陀罗》2

  “他也是父亲找来的说客吧。”虽然帕尔瓦蒂这样想着,但她还是有礼而殷勤地招待了来客,为他找来俱舍草的坐垫,请他吃还带着晨露的新鲜野果。

       传说二:梵天的爱情:萨拉斯瓦蒂是梵天的妻子,印度神话中司掌智慧、艺术与音乐的女神。在佛教中,她被称为辩才天。她的形象一般是身穿白衣,双手演奏维纳琴,一手持书,一手持佛珠,坐在莲花上,或者骑着一只象征着纯洁和思辨的白天鹅。和其他的女神不同,萨拉斯瓦蒂与梵天的婚礼并没有受到众神的祝福——因为她是梵天的女儿。相传,梵天从他的大拇指创造出了萨拉斯瓦蒂,因此萨拉斯瓦蒂是梵天的女儿。梵天迷恋萨拉斯瓦蒂的美貌,想要娶她为妻,但这种行为是被禁止的乱伦行为,因此萨拉斯瓦蒂感到惊惧,想要远远逃开。她躲到梵天左边,梵天左边的肩膀上就长出了一张脸;她躲到右边,梵天右边的肩膀上又长出了一张脸;她躲到梵天背后,梵天的脊背上仍然有一张脸注视着她。萨拉斯瓦蒂无奈地飞上天空,然而梵天就在头顶上也长出了一个头。四面八方,都有灼灼的目光盯着美丽的女神,萨拉斯瓦蒂终于屈服了,她投入了自己父神梵天的怀抱。但是梵天因为娶了自己的女儿,受到的惩罚尤为严厉:他被破坏神湿婆砍掉了第五个头,从此之后,梵天都是以四面神的形象出现在世上。

  湿婆的拒绝让她心痛,但也更使她感动,使她相信着她们之间的感情,使她拥有了战胜一切艰险的勇气和面对所有困难的动力。

        可能是因为旧都实在损毁得太过严重无法修复,可能是担心边境地区容易引发战争,还可能是担心洞里萨湖的洪水年年淹没这片土地不便耕耘居住,总之吴哥城就这样再次被荒弃在丛林中,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成为一个传说。。。古代柬埔寨自然环境恶劣,丛林中猛兽频出,附近又没有高地可供瞻观远眺,当地人也很少深入丛林中,且与外界世界脱节,便有所知也无处宣讲,慢慢的吴哥窟就更成传说。

  “毕竟,万年前,他已经在我这里,抹去了放弃这个选项。”帕尔瓦蒂轻轻地说。

       

  终于,在山王去往吉罗娑山朝拜湿婆时,帕尔瓦蒂再次见到了他。可是他却和记忆中不一样了,他变得形销骨立,他的身边不带一丝温度,他眼中的火也熄灭了,只剩一团灰烬。他就像一潭没有波澜的湖泊,一潭死水。

  湿婆在喜马拉雅山上修行了一万年,这一万年间,他没有见过任何女人。这时因为老糊涂梵天胡乱答应阿修罗的愿望,必须靠湿婆的儿子来收拾残局,众神就烦恼了:怎么让闭关了一万年的老男人生出孩子来呢?首先,众神找到了已经转生为雪山神女帕尔瓦蒂的萨蒂。帕尔瓦蒂苦苦追求湿婆,不知道真相的湿婆却对她无动于衷。众神又派出爱神伽摩来协助帕尔瓦蒂,当湿婆睁开眼看见帕尔瓦蒂的时候,伽摩将据说可以让任何人陷入恋爱的箭射向湿婆。

  婆罗门看起来还想开口,帕尔瓦蒂转身就走。

  “那时侯,湿婆已经在这世界上一无所执,

  痛苦的帕尔瓦蒂只得先回到山王的宫殿。无尽的长夜无法消磨她对湿婆的思念,那个如今不知在何处的身影还是不断出现在帕尔瓦蒂的世界里,在山顶周围腾起的云雾里,在夜晚挂在白檀枝的月亮上,甚至在婢女端来的果盘中。

图片 5

  但湿婆注定拗不过执着的帕尔瓦蒂,她再三争辩,湿婆无可奈何,不想与她多纠缠,便默许了帕尔瓦蒂留下来。

        一个记录者以观察者的身份观察着这个世界,去精微地接近一个世界一个人的内心结构,是需要内在建构的,这样的建构是在多面性、远方、向往的动力支持下推动的,一个人内心的善与恶也需要通过经历去体证,在复杂的寺庙构图里,可以看到曼陀罗的影子,构图结构是方方正正四面对称的,而且四面都有通道,可以去设想一个人的内心,若能如曼陀罗构图,便不会因为一个通道不畅而深陷困境,趟若只是一个闭合的途径,若是堵住也只能困在那里不得出。在内心修为的过程中,应该去关注多方面的思考与打开多方的通道。内心才能够宽够敞亮,变通才会成为可能。

  她回到了这个世界上。回到了这个她曾经爱过,恨过,苦修过,热恋过的世界上。她仍记得自己对湿婆刻骨铭心的爱恋,仍记得他们一同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仍记得他们初见时少年骄傲恣意的模样。

  他看向雪山神女的脸,

  像菩提子落入了沉静的湖泊,月亮从地平线升起时的大海,他看向帕尔瓦蒂的脸,看到了她似曾相识的双眸和频婆果般红润的嘴唇。

  湿婆有点动心,但是他立刻就发现是爱神的箭在搞鬼。于是湿婆愤怒地睁开了额头的第三只眼睛,爱神立刻在金光中化为灰烬。爱神失败后,众神全都绝望了,甚至有神来劝帕尔瓦蒂打退堂鼓,诸如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草之类之类的。然而帕尔瓦蒂也是一个脾气倔强的女子: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不是不想跟我谈恋爱吗?好,咱不谈恋爱了,咱找别的法子!她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另外一条追老公的道路,一条极富有印度特色的追老公之路:苦行!帕尔瓦蒂的苦行进行了三千年,苦行的严酷让三界众神都感到了震惊。在苦行中,她黑色的皮肤变成了金色,由此产生了她的第一个化身,美艳温柔的乌玛。传说湿婆拒绝帕尔瓦蒂的一部分原因是她的皮肤太黑,果然不是空穴来风。三千年后,出现了一位年轻的婆罗门,在听说帕尔瓦蒂是为了得到湿婆的爱情而苦行之后,拼命地嘲笑、羞辱湿婆。帕尔瓦蒂愤怒地反驳他,说无论湿婆怎样自己都爱他。婆罗门的话越发放肆,对湿婆的侮辱越发的无礼,帕尔瓦蒂最后只好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声叫他滚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一声雷鸣,那个婆罗门消失了,站在帕瓦蒂面前的却是面带微笑的湿婆。

  也许曾经有一个人,曾经试图进入那个世界,试图将湿婆从那个世界带出来。不论她成功与否,如今她死了,湿婆也就对这个没了她的世界毫无留恋了。

 

  神王因陀罗得知了帕尔瓦蒂对湿婆的感情,为了让湿婆尽快结婚生子,他决定帮帕尔瓦蒂一把。他偷偷把爱神迦摩招来,对他说:“你到吉罗娑山上去,悄悄向湿婆心上射出那在梵天身上展现过无穷威力的爱情之箭,让他对帕尔瓦蒂产生无法遏制的激情,好让他们尽快生出可以对抗多罗迦的儿子。”

图片 6

  万年如一日的苦行生活不知过了多久,这天,一个年轻的婆罗门来拜访帕尔瓦蒂。

       

  他走过山川河流,在各处奔波,寻找着失去理智的湿婆。终于,在河岸边的一棵榕树下,毗湿奴找到了他,他依然紧抱着萨蒂的尸骸,神情呆滞,完全没有认出毗湿奴,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图片 7

  拜别了疼爱自己的父母,离开了富丽堂皇的宫殿,脱去了价值连城的首饰。帕尔瓦蒂盘起了乌黑的长发,换上了粗糙的树皮衣。

       传说1:搅拌乳海:为了取得长生不死的甘露,修罗(天神)与阿修罗们决定合作,并约定求得甘露一齐分享双方与曼荼罗大山为杵,大蛇婆苏吉为棍,维护之神毗湿奴化作大海龟支撑。天神持蛇头阿修罗持蛇尾,日夜不停地搅拌乳海,持续了数百年。乳海翻腾,海中升起各种神物。最后甘露出现,被天神施使美人计据为已有,双方大打出手,最终阿修罗战败,被赶回地狱。在搅伴乳海时,从海中升起了APSARA和DEVATA,APSRA她们光彩照人,婀娜多姿,发型各异,头戴花钸,端庄秀丽,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主要以歌舞娱乐众神,犹如精灵一般遍布睚吴哥寺内的每一个角落。DEVATA主要是泛指不跳舞的女神,较为优雅娴静。吴哥的APSARA和DEVATA是吴哥最常见,也最美丽的雕像。

  这个说客倒是比以往的来者都要耿直的多。帕尔瓦蒂还没有开口,他便开口了:“为什么会费劲力气去取悦那样的一个人?我了解他的,他脾气暴躁,额上长着畸眼,臂上缠着毒蛇,颈上挂着骷髅,身上披着虎皮。他没有宫殿,也没有财宝,还整日与妖魔鬼怪为伴。像你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何必要追求他的爱情呢?”

       

  所有人都来劝说她放弃。但是她相信他,相信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哪怕要等待万年,她也甘之若饴。

图片 8

  “因为,他就是我的世界。”

图片 9

  万年间的美好回忆使得湿婆的悲伤不断增长,在露水晶莹的清晨,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在暮色温柔的黄昏,在星光璀璨的午夜。大天的哀伤是如此的刻骨和持久,以致于所有的生灵都一起感到了痛苦。

图片 10丿

  爱神迦摩带着妻子情欲女神罗蒂来到了湿婆的居所,悄悄隐藏在湿婆的身边。沉浸在冥想中的湿婆,全然没有发现周围的变化。

        旅程人人都去过,可是大多数人的旅程只是一次次的放松或消谴,过后就如过往的烟云,过而无痕迹。在这个美好的清晨我们跟随着一个吴哥的闯入者去看、去听、去感受,闯入者给我们带来的盛宴!那一张张绝妙的张片饱含着闯入者的高度关注、用历史、用资料、用心、用情感与吴哥的境物的链接,那是一位入世已久的白须老者都怀揣着激情荡漾的青春之心,与这个埋藏已久的古老废都的链接。这样的链接唤醒了沉睡的历史,让那些生机勃勃的辉煌和璀璨重新再现。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用苦行买下的奴隶了。”

  “这个时候,湿婆的心有点动摇,

    发疯的湿婆在极度的悲痛中离去,在之后的七年中,他紧紧抱着萨蒂的尸体,从未放手。他在三界间四处游荡,他带着妻子走过他们曾经一同游玩过的山林,经过他们一同饮过的清泉,但无论在哪里,萨蒂都没有再醒来了。

  深深被失去爱妻的忧伤之火煎熬。”

  此后的每一天,帕尔瓦蒂非常虔诚地尽心竭力地礼拜湿婆。她每天来到湿婆的面前,贡献香花,照顾他。

 吴哥被废弃的源由:

  多年过去了,湿婆心里只有萨蒂。在春暖花开之际,山上的积雪开始融化,但湿婆的身边,一切的季节变化都静止了,一切都还停留在寒冬之中。他眼观鼻,鼻观心,沉溺在冥思中,好似从未离开那个丧妻的寒冬。

         公元802年,醛耶跋摩二世建立吴哥王朝,至1181年醛耶跋摩七世,发展至最高峰,版图包括现今整个柬埔寨、部分泰国、老挝、缅甸、及越南,一时无两。最后于1432年被暹罗素可泰王朝入侵,弃城逃往森林,从此吴哥窟便于世上消失了500年,直至19世纪后期,法国考古学家亨利莫霍在金边北方约311公里处的暹粒,发掘出埋没在森林中将近400年的吴哥王朝都城。终于再度显露在世人眼前。在吴哥王朝时期,极力吸引印度教和佛教文化,并且建造一系列大规模的寺庙,这些寺庙分布于都城内及周围区域。现存的吴表建筑群包括吴哥城、吴哥寺、以及其他的建筑约600座,散布在约40平方公里的热带雨林中。

  就这样,在这个没有湿婆的俗世上,在湿婆栖居的雪山脚下,群山之王喜马拉雅和妻子曼娜诞下了一个新生的漂亮女儿,山王为她取名帕尔瓦蒂,意思是“来自群山”。

图片 11

  “那个不拘小节的流浪汉,身世可疑的杀梵者,是不会给你带来幸福的!”年轻的婆罗门还不依不饶,继续数落着湿婆的不是。

图片 12

  不久后,一位德高望重的仙人来拜访山王,在他看到帕尔瓦蒂时,他对山王预言:“你的女儿未来会嫁给一个没有父母、没有财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在一旁的帕尔瓦蒂听到后,为这宿命,激动得热泪盈眶。山王夫妇看到流泪的女儿,却感到更加心痛。

图片 13

  湿婆此刻才恢复了神智,当明白自己真的已经失去萨蒂的事实时,他不由得泪流满面。他为萨蒂流下的泪水化为了一个水色深碧的圣湖。他来到湖边,将萨蒂留下来的衣服和饰品放上火葬堆烧化,然后将灰烬抹在自己身上,作为对妻子的最后纪念。

  山王的儿子弥那迦山和女儿恒河也十分高兴,自己家里新添了一个漂亮的小妹妹。她的皮肤黑黑的,像深海的黑珍珠。他们对他说话,为她唱歌,她黑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仿佛能够听懂他们的话。

  她听到了一个和她一样,颤抖着哽咽着的声音。

  他没有认出她。上天给了她黝黑的皮肤,这肤色像面纱一样遮盖了真相。

  此时,恰好盛装打扮的帕尔瓦蒂前来为湿婆献上鲜花,为了接过花环,湿婆抬眼看了她一眼。爱神迦摩趁此机会,向湿婆射出爱的箭矢。

  帕尔瓦蒂冷冷地看着他,嘴唇发抖:“无论是贫困还是富足,无论是快乐还是痛楚。梵天死后再生,那罗延在舍沙的身上睡了又醒,在这三千世界里,我想要的就只有他。”

  当他告别毗湿奴,准备回到自己在雪山上的居所,抛却一切身外之物,为了获得更深奥的智慧继续冥想和苦修时,众神以为他又变回了从前哪个无所顾忌,了无牵挂的湿婆。

  没走几步,她感到被一种陌生而熟悉的莲花般的男子气息所包围。

  三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人能够阻止多罗迦成为三界的主宰。

  帕尔瓦蒂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愠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