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生肖的故事,关于十二生肖的来历传说

个人随笔 作者:

很久以前,太白金星决定挑选十二生肖的事,传到了人间。

在久远的年代,天空一片纯蓝,青山一片苍翠,江河日夜奔流,人类不断繁衍

有一天,一只小喜鹊从馋猫的头顶飞过,边飞边大声地喊道:“做属相,成神仙!”馋猫向小喜鹊招招手,问道:“什么叫属相呀?”

一日清晨,玉帝驾坐灵霄宝殿,聚集文武仙卿早朝,礼未已,便见太白金星急急上前奏表:万岁,臣日前下凡省察,人间祥和昌盛。但因没有时间管制,人类不能辨别季节循环、不能辨别年尊年幼;天上一日地下一年,长此以往,人间怨声载道,世态不稳。为此老臣以为该教化凡间天庭之文明;给凡间定时间,给人类归归属了。

小喜鹊答道:“玉帝要选出十二种动物作为人类的属相。凡是选为属相的动物都封为神仙!”馋猫一听,不禁大喜,连忙问道:

玉帝闻言一怔:唔,言之有理,可如何给凡间记时记年,如何给人类归属,爱卿可有主意?太白金星趋前一步又奏道:臣以为,到凡间征选十二种动物来天庭,任它们为属相并作为地支,配上已有的十大天干以记时记年;再将十二属相作为生肖给人类归属,十二年一个轮回,岂不是一举两得?

“去哪里应招呢?”小喜鹊回答道:“庙街!”

太白金星话音刚落,殿前众神纷纷点头称道。玉帝大喜,唤过贴身侍官,传旨:朕封你为'属相官',即刻带旨下凡,严格甑选考核普天下动物,选出十二种动物做属相,凡征选上的动物第一个赶到天庭报到的,就封它为'生肖王'。

馋猫听了,拔腿就跑回家,他的仆人老鼠正高举斧头在劈柴。馋猫大喊道:“老鼠l快去庙街为我报名,我要做属相,我要成神仙!”老鼠一听,连忙跑去贤德庙。

属相官领旨,不敢怠慢,匆匆驾起彩云,飞向人间。

这时,轮到狐狸报名了。属相官低下头,看了狐狸一眼,问:“有过偷盗行为吗?”“没有。”狐狸回答得慷慨激昂。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属相官,他前几天在鸭子家偷了一筐鸭蛋,在牢里关了半个月呢!”长尾巴的小白兔尖声叫起来。属相官板起面孔把狐狸赶跑了。

这天,馋猫来到河边钓鱼,没一会,就开始哈欠连天,不停地伸伸臂扭扭腰。馋猫把钓鱼竿放在地下,趴在河边打起盹来。馋猫的尾巴无意中垂到水里,没想到一条大鱼以为是什么美食死咬住它的尾巴不放。

老鼠什么也看不见,就在大象脚下跳来跳去的。大象忍不住嘲讽道:“你这家伙也想做属相,太不自量力了吧?”老鼠生气了,对着大象的脚趾狠狠咬了一口。

馋猫痛得惊跳起来,啊的一声向上一窜,将鱼带了上来,当它发现咬着自己尾巴的是一条大鱼时,真是欣喜若狂。

大象痛得大叫一声,用鼻子抽打他,但老鼠趁机“嗖”地钻进了他的鼻孔里。

馋猫提着鱼篓背着鱼竿,嘴里哼着小曲,为今天意外的收获而沾沾自喜。 这时,一只小喜鹊从馋猫的头顶飞过,边飞边大声地喊道:做属相,成神仙!做属相,成神仙

“啊——啾!”大象忍无可忍,终于爆出一个喷嚏。“喽”的一下,老鼠被喷了出来,一下子飞向队伍的最前头。这时,猫头鹰刚好得到最后一个名额,只要按个手印就报上了!这时,“啪”的一声,老鼠从天而降,双脚正好按在应招簿上。

馋猫向小喜鹊招招手,问道:什么叫属相呀?做了属相就能成神仙吗?

老鼠回家后,撒谎说给馋猫报了名,然后准备跑去齐天峰。在路上,他遇见憨厚的老牛,老鼠可怜巴巴地说:“牛大哥,能否带我一起去看看热闹?““唉,可怜的小东西,上来吧!”老牛说。他们两个奔向齐天峰。

小喜鹊答道:玉帝要召普天下动物,选出十二种动物作为人类的属相。凡是选为属相的动物都封为神仙

与此同时,狐狸跑到老虎家里,谎称小白兔骂他是杀人魔王,老虎一听冲出家门,骂骂咧咧地向兔子家跑去,狐狸一瘸一拐地紧追在后。跑到小白兔家门前,老虎乒乒乓乓地拍着门,小白兔听到拍门声连忙把门打开。

馋猫一听,双眼顿时放出青光,忙问道:那该去哪里应召呀? 小喜鹊答:快到庙街去报名吧!

老虎猛地闯进来:“你在属相官面前说我什么坏话了?”小白兔镇定地说:

馋猫听了,也不道声谢,一溜烟跑回了家。 院子里,馋猫的佣人老鼠正高举斧头在劈柴。

“老虎大哥,狐狸和我,你更相信谁呢?”老虎想了想,撒开腿就往齐天峰跑去,小白兔紧迫在后面。

馋猫喝道:耗子!耗子!快去庙街为我报名,我要做属相,我要成神仙!

孤狸见小白兔往齐天峰跑,真是又气又恨,他紧紧地抓住小白兔的长尾巴。只听“啪”的一声,小白兔的尾巴断了,却跑得更快了!

老鼠又拾起一段木头,怯怯地说:等我把这柴劈完再去吧。

再来看看羊和马,他们住在通往齐天峰的路旁边,一点儿也不着急。这时,老牛和老鼠正在一片黑乎乎的森林里四处乱转,半天也出不去。老鼠说:“牛大哥,别着急,我会看星星。”说完,他就开始研究星星,过了一会儿,老鼠尖声说:“找到啦!齐天峰就在那边!”老牛一听,顾不得腰酸背痛,朝着老鼠指的方向跑去,没一会儿,便跑出了森林。

馋猫对准老鼠的屁股一踹,不行!得立即去,快去!说着将老鼠踢出了院门。

老鼠没头没脑地跑到庙街,东张西望不知到哪里去报名。 平时冷清的庙街因为征选属相而变得车来人往,热闹非凡。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普召令,蓝天中各种鸟雀天女散花般地飞翔着、呼喊着

这时,老鼠见猴子远远走过来。猴子因为已报上名,吹着口哨,正春风得意。老鼠忙迎上前去,拱手作揖:猴大哥,应征属相该去哪儿报名呀?

怎么?你也想去报名作属相?别去了,别去了!报名的队伍排得见不到尾,早就轮不到你啦!猴子好言相劝。

老鼠焦急地一跺脚:可可我我一定得去呀!

你真要去啊?!猴子搔了搔脑门,去贤德庙吧。说着便蹦蹦跳跳地走了。

老鼠一迭连声道谢,跌跌撞撞赶往贤德庙。

贤德庙门前,报名的队伍已经排得很长了,一眼看不到头。队伍里的动物们都踮着脚,不停地向前望,看看还要多久才能轮到自己。

这可如何是好?老鼠抓抓头皮,计上心来。左顾右望见没人注意,便倏地一下插进了队伍,窜到了大象的鼻子底下。

老鼠不停地跳起来往前看。唉!可惜个子太矮小,只能瞧见一些动物粗壮的腿。队伍前面,玉帝派下来的属相官来到人间之后便选定贤德庙作为征选属相的报名地点,并遣喜鹊等飞鸟四处传播玉帝的旨意。此时它正严肃地坐在案桌前,朱红的桌面上摊放着一本金黄色的应召簿,凡是被选上的动物就在那上面按个手印。属相官身后的墙上贴着经它严格考核后选上的动物名单,有龙、虎、牛、猴、猪、鸡、蛇、狗。这时,轮到狐狸报名了。

属相官低下头,认真地看了狐狸一眼。

狐狸眯缝双眼,对属相官妖媚地笑笑,说道:高贵伟大、正直不阿的属相官,我是狐狸,请允许我报名。

属相官听了狐狸这话,眉毛动了一下,僵冷的面孔变得柔和起来。

最近有没有无故伤人?属相官开始质问狐狸。 狐狸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一向心慈手软,怎么会干这种勾当?!

属相官又问道:有过偷盗行为吗?

我对偷盗行为从来就深恶痛绝。狐狸回答得慷慨且激昂。

属相官听了点点头,流露出赞许的目光。狐狸身后的长尾巴小白兔忙窜到属相官面前:属相官,你别听它信口雌黄,它前几天在鸭子家偷了一箩筐鸭蛋,后来被鸭子们扭到衙门里问罪,还在大牢里关了半个月呢!

可有此事?!属相官板起面孔问狐狸。 您,您千万别,别听兔崽子胡说,它是胡编乱造冤枉我狐狸虽然口里这样说心里可紧张了,它还想狡辩。这时,动物群中的马大叫道:属相官,小白兔说的一点也不假,老狐狸想骗您呐!其它动物也跟着起哄,并向狐狸扔小石头。

狐狸抱着头,狠狠地瞪了小白兔一眼:咱们走着瞧!悻悻地溜了。

伶牙俐齿的小白兔顺利地答完属相官的问题通过了考核,报上了名。接着,马和羊也一一报上了名。

再说,老鼠站在大象前面不停地跳来跳去,搔耳弄腮,急得眼睛都红了,要是报不上名,回家可怎么向猫老爷交代呀?

大象低头瞧见老鼠的模样,忍不住嘲讽道:你这家伙也想做属相,太不自量力了吧?

我是来为我家主人报名的!你能不能让我站在你背上,让我看看还要多久才能轮到我?

哼!你算什么东西,大象傲慢地说道,并从鼻孔里发出一连串嗷嗷的嘲笑声:瞧你这副贼头贼脑的样,还想站在我背上,简直是做梦! 这还得了!属相官气得暴跳如雷,哎哟,畜牲大胆!瞎了眼啦!它伸出拳头对着猫头鹰的面上狠狠一击。这一拳正好击中猫头鹰的双眼,猫头鹰眼冒金星地翻了出去摔落在地上,只觉天昏地暗,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了。

属相官因面上被抓出了几道血痕,气得把应召簿一抖,将老鼠抖落在地:好了!你就是最后一名了。

您您真是青天大老爷。老鼠三叩九拜道,咱咱鼠辈世世代代忘忘不了您!

够了,够了!属相官朝老鼠摆了摆手又对还在伸长脖子的动物们道:应召到此为止,凡是选上的动物明天上齐天峰到天庭去报到,玉帝将按到达的先后次序排名,第一名到达的将封为'生肖王',并赐予金袍,大家记住啊!属相官说完,把应召簿往腋下一夹,一手捂着被猫头鹰抓得火辣辣的面庞,急急地腾云驾雾向天庭飞去。

属相官飞走后,动物们仍站在贤德庙前久久不肯离去,应召上的动物相互庆贺,未召上的也一个个向应召上的动物们道贺,可是谁也不向老鼠道喜。这时候,马踢踢踏踏地走了过来,斜眼看见被冷在一旁萎琐不堪的老鼠,禁不住从鼻孔里喷出嗤的一声,道:用如此手段抢得名额,真卑鄙!跟你这种败类争'生肖王'真有失我马辈形象!未选上的动物们也七嘴八舌发泄道:是啊,是啊,属相官真是瞎了眼,我们谁不比这老鼠强?它岂能成仙?!

老鼠咬着牙,也不反驳,默默地站着,心里却暗道:我一定要夺得'生肖王',让你们瞧瞧我老鼠的能耐!

小白兔听到动物们吵吵闹闹乱成一团,尖声道:既然老鼠已经选上了,也别再挖苦它啦,我们还是早点回家歇息,明天还要去争'生肖王'、看热闹呢!

动物们觉得小白兔的话有理,便一哄而散。

再说老鼠忐忑不安地往家走,一路上琢磨着该如何向猫老爷交待。到院门口时,老鼠缩头缩脑地往里瞧,馋猫喝酒吃鱼,正在兴头上。

老鼠走进院子,拿起斧头二话不说就劈柴,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早点离开。

你回来了,报上名没有?馋猫斜眼看见老鼠,问道。

老鼠身子抖了一下,慌忙说道:报报了,心中有鬼,不敢抬头。

真的没白养你。馋猫笑了,觉得老鼠今天劳苦功高,来,来,过来吃鱼。

我我,等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