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是指谁,神秘河伯信仰延续数千年

个人随笔 作者:

河神是中国古代被崇拜较早、最具影响的自然神。商朝以后,国家每岁都对河神进行祭祀,并为之立庙。秦并天下,令祠官祭河。唐玄宗祭河,封河神为灵源公。宋仁宗封河神为显圣灵源王。元世祖遣使祭河,封河神为灵源弘济王。明太祖取消河神王号,封其为四渎大河之神。清顺治帝封河神为显佑通济金龙四大王之神。在历代帝王的祭祀和加封之下,黄河之神本身正如黄河之水,并没有停止本身的流动和变化。

四渎龙神分别是:长江、黄河、淮河、济水,为我国民间信仰河流神的代表。据文献记载,从周朝开始,四渎神就享有崇高的地位,作为河川神的代表并由君王来祭祀。这时开始在全国各地修庙祭祀五岳与四渎,这种祭祀直至汉代。汉宣帝时,朝廷开始正式列四渎神入国家祀典,设立了专门的祭祀制度,从此五岳与四渎的祭祀成为国家常礼。唐代以后,四渎开始有专门的封号。

自古以来,华夏先民便有山川崇拜的习俗。然而,对于发源于黄河与长江的中华民族来说,自古对于水的敬畏,一点也不亚于对山的崇拜。而正式形成对河神的祭祀活动,则始于夏朝第九代皇帝姒芒。

我国古代居民向来保持着浓厚的鬼神信仰,靠天吃饭的普通农民由于自然经济的脆弱性不得不祈求神灵的保佑,消祸免灾,几乎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门路都有其所信奉的神灵,奉献贡品献祭,以虔诚的心换取诸路大神保护。

最早的黄河河神为河伯,其名叫冯夷,或冰夷,或无夷,地位最高,影响最大。相传大禹治水时,遇到很大的技术难题。河伯与洛水水神联合提出治水方略,河伯献出了“河图”,洛水水神献出了“洛书”,为大禹成功治水助了一臂之力。

江神即长江神。我国古代江神信仰分为整体性的江神信仰和地方性的江神信仰。据史料记载,先秦以前,中国就有祭祀江神的记录,秦朝统一天下以后,沉璧定祀,在蜀地祭祀江神,并在益州建立江神的祭祠,这时的江神是指象征整条长江的神灵。但地方性的江神亦不少,如蜀地的奇相和楚地的湘君、湘夫人。汉宣帝时,设立了专门的祭祀制度,祭祀统一的江神,但地方性江神仍不少。唐玄宗封江神为广源公,遣使者祭江。

黄河河神又称河伯,是中国民间最有影响力的河流神。殷王朝建立以后,对河神的祭祀极为重视,建立河神庙,春秋战国时地方性的河流崇拜十分活跃。传说中的河伯,在下界便是鱼尾人身,银白色的头发,琉璃色的眼睛,尾上的鳞片流光溢彩。虽然他是男性,但是长得却异常俊美,身上有淡淡的香味,被人形容为花花公子。

江河胡海自然也不例外,依水而生,踏船而行的人们同样也有着非常深厚的水神信仰。

据文献记载,河伯所做的好事不多,劣迹也不少。相传河伯的使者出巡,不但排场非凡,而且飞扬跋扈,所到之处洪水肆虐,给黄河两岸人民带来了很大灾难。

最早的黄河河神为河伯,其名叫冯夷,或冰夷,或无夷,地位最高,影响最大。相传大禹治水时,遇到很大的技术难题。河伯与洛水水神联合提出治水方略,河伯献出了“河图”,洛水水神献出了“洛书”,为大禹成功治水助了一臂之力。

图片 1

图片 2

“河伯娶妇”是古人祭祀河神的一种重要方式。由于黄河之神——河伯本人喜怒无常和贪淫好色,黄河经常肆虐害人,即使人们每年为他选娶新妇也不满足。人们故而对河伯深怀怨恨,又创造出“羿射河伯”的神话。河伯的神话,明显地反映出了古代先民对黄河的认识,旧时民间认为,黄河的放荡不羁是水神河伯的“淫荡”和恶毒造成的。虽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近乎荒谬,但它却从侧面反映出黄河在上古时期经常泛滥成灾的状况。在上古时期,黄河的奔腾漫溢,使周边一片汪洋,给两岸人们带来深重的灾难。

各地水神信仰不一且多变化,从大的方面来划分,水神以水域为依托,故而人们的水神信仰主要有四渎神信仰、海神信仰和湖神信仰。

炎黄后世一直在中原地区耕耘,对于黄河的敬畏自不在话下。对于神秘的黄河,人类从一开始便有了神话传说,在《神异经》中说:西海水上有人乘白马,朱鬣白衣玄冠;从十子童子,驰马西海水上,如飞如风,名日河伯使者。

相比于陆地上的平稳与深厚,在水上谋生可谓险象丛生,人们对于这些江河胡海也是爱恨交织。一方面他们依靠大自然的馈赠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与家庭传统,而另一方面波涛汹涌的大江大河也无情吞噬了许多人的身家性命。因此,长期生活在水边上的人们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水神崇拜。

与长江江神一样,黄河河神因时代、地区不同而不断变化,而且不同职业的历史名人也常常被称为各行业祭祀的河神。历史上有名有姓的河神有冯夷、巨灵、陈平、王尊、金龙四大王谢绪、河神圣后等。

四渎神信仰源自原始的自然崇拜,随着农业社会的发展,人类征服自然能力的增强,对神灵的信仰开始渗入了人类求雨、盼丰收的祈愿,祭祀趋向功利化,因而后世的四渎神信仰也逐步社会化和人格化。

古书中记载:黄河河伯名叫冯夷,是陕西华阳人,在废关提道里住,服食八种石质原料炼成的丹药,修炼成水仙。在《抱朴子·释鬼篇》里,说冯夷小时候过黄河时淹死了,阴魂不散,直达天庭,天帝任命他为河伯,管理下界河川。

同陆地上祭祀神灵的现象一样,水神祭拜也是丰富多样,时间上的差别,形式上的差别,内容上的差别等等。而纵观古今,历史上我国水神祭祀影响范围最大,时间最长久的还是江河以及海洋两大系统。

河南孟津地区,旧时风俗,每年除夕船主都要牵羊担酒,到大王庙烧香献羊,进行祭拜。烧香叩头后,用热酒洒在羊身上,如果羊身子抖动,就表示大王已领羊,如果没有抖动,就得再次祈祷、叩拜,再用热酒洒到羊身上,如此反复,直到羊身子抖动为止。然后牵羊回家宰杀。大年初一五更,抬羊至大王庙上供。其他的船民也都在家中供奉大王,在船上供神,经过大王庙时,再上岸焚香叩拜。

图片 3

图片 4

上古时候,黄河流经中原地区时,没有固定的河道,到处漫流,经常泛滥成灾。地面上七股八道,沟沟汊汊全是黄河水。据说大禹治水的时候,对神秘的黄河一筹莫展,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后来,幸亏得到仙人相助,送给他河图、开山斧和避水剑三件宝物,才治水成功。河图,就是关于黄河支流分布、沿岸山川地理的图,据说就是黄河水神河伯送给大禹的。

海神信仰

姒芒继位做了夏朝皇帝后,深知黄河对人类社会的重要性,加之以前对河伯的信仰,便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在黄河边搭建起高台,摆下三牲祭品,首次举行隆重的祭拜黄河仪式。按照郑玄对《周礼·大宗伯》中“以狸沉祭山川林泽”这句话的注释,上古时期人们祭祀神灵的方式分两种:祭山川时要将祭品埋在地下,称为埋祭;祭河川时要将祭品沉入水下,称为沉祭。

相对于与大海相依的古希腊文化,我国古代文明主要是一种内陆文明,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国古代与海洋没有任何交集。现实中,我国也拥有这极其漫长的海岸线,自然也有相当的海洋文化传统。

图片 5

受《山海经》的影响,我们的神州大地分别有东南西北四大海域包围,而《山海经》也给这四海的海神起了名字,分别是东海海神禺虢,西海海神弁兹,南海海神不廷胡余,北海海神禺疆。单从这些神灵的名字看,显得非常的古老,带有非常浓厚的传说色彩。

姒芒首次祭黄河,仪式非常隆重,不亚于祭天大典。他采用的是沉祭方式,不仅将猪、牛、羊等三牲祭品沉于河中,还将当年舜帝为表彰大禹治水成功而赏赐给大禹的一块黑色的玉圭,也一起沉在河水中,表示虔诚,并祈求河神的庇护。祭河仪式结束后,姒芒来到东海之滨游玩,意外捕捉到了一条很大的鱼。群臣向他称贺,认为是河神所赐,是祥瑞之兆,天下从此太平无事。

自汉代以后,原始的自然信仰与一定的历史观念结合海神的形象从山海经中完全的神灵形象走向半人半神的结合体,而且还给配上了夫人。名字也在不断地变化,称呼从最初的海神演化为海君,直到我们现在所熟悉的四海龙王。

后来,这种“沉祭”方式,一直延续了数千年。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根据《仪礼·觐礼》的说法,黄河水神居住在水下,将祭品沉入水中,容易被水神接受。

图片 6

图片 7

除了传统的四位龙王之外,在海洋当中还有许多女性神灵,大名鼎鼎的南海普陀观世音便是其中非常著名的一位。神通广大的观世音在民间信仰的地位逐渐上升,从海神走向了一位普世的神,其名头一度压过四海龙王,成为海神中走向全国的代表。

战国时期楚国的伟大诗人屈原,还专门为黄河水神写了一首长诗《九歌·河伯》。由于年代久远,这首诗的影响力又很大,以至于后世对屈原这首诗的主题产生了分歧,一派认为就是为了歌颂黄河之神;另一派则认为是一首爱情诗,因为全诗都没有关于礼祀方面的描写,而是描写了河伯与女神相恋的故事。这位女神,传说就是伏羲的女儿宓妃。

在海神当中还有一位响当当的人物,便是大致从北宋年间出现的妈祖。或许是由于妈祖的前身是一位普通百姓,因此人们对于她更加亲切,并且受到历代帝王的重视,封她“天妃”、“天后”等称号,以显示其尊贵的地位。而妈祖的影响力范围也是最大的,不仅在我国的东南沿海地区,甚至影响到东南亚、南亚等地。

姒芒46岁登基,在位18年,享年64岁,死后葬于安邑附近。在位期间虽然没有多大的功绩,但也算是守成之主,在他治理夏朝的时候,国家还没有出现较大的波动。

除了这些较为出名的大神,还有许多的地方神。东海姑、黄衣妇、南溟夫人都是民间曾经祭拜过的神灵。一些只在一地一城发挥作用的神灵,比如威海刘公岛上的刘公、广西廉州、钦州等地的海神三婆婆等,都代表了这一地区的海洋文化和信仰。

图片 8

图片 9

今天,在各地陆续发现的一些岩画中,有许多祭祀河神的图像。古代人们傍水而居,在日常生活中,大河能给人类带来财富,也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而祭河神,同样反映了人们对滔滔河水的尊敬和畏惧。

河流神信仰

河流神信仰中最为广泛便是四渎神。我国古代史书当中将长江、黄河、淮河以及济水合称为四渎,从西周开始,四渎便拥有非常高的地,位而且作为河川神灵代表有君王亲自祭祀。汉宣帝时,四渎神正式被列入朝廷的典礼当中,四渎与五岳的祭祀都成为国家祭祀的常礼,唐朝的时候四渎神还有专门的封号。或许是因为河流对于人们生活影响更加深远和接近、比起海洋的民间崇拜,朝廷更加重视河流神的崇拜与祭祀。

河神是四渎神当中影响力最大,崇拜时间也是很早的神。奔腾的黄河非常受帝王的重视,从商代开始,每届朝廷都会祭祀,立庙,封号也是不断。唐玄宗祭河时,封河神为灵源公,宋神宗时便被封为显圣灵源王,就来外来的忽必烈也祭河神,封为灵源泓济王,到清代顺治皇帝时,又封河神为显佑通济金龙四大王之神。可见黄河河神封号之多,地位之重。

河神地位高,民间也是相当重视,每年的祭祀极其丰厚。以河南孟津地区为例,旧时的传统当中,每年除夕都要牵羊担酒,到大工庙献羊敬酒。烧香磕头之后,把热酒洒在羊身上,如果羊身抖动,就表示神王已经领走了。如果没有,就再次磕头敬酒,把热酒洒在羊身,直到羊身抖动为止。之后将羊宰杀,大年初一五更到庙上上贡。

图片 10

江神即长江之神。或许因为长江流域太过悠长,江神有地方和整体之分。先秦就有江神祭祀的记载,秦朝一统天下,在益州建立江神的祭祠,用来祭拜整个江神。同时地方的江神也不少,比如楚辞里有名的湘君、湘夫人。同样也是在汉宣帝时,建立起了专门的祭祀制度,后来的帝王如同封河神一般,同样也封江神诸多的名号,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封建王朝的结束。

此处不得不提的是,作为全国第一大河的长江,他的保佑之神名气并不是很突出,甚至没有一些湖泊的神灵有名。比如湘水之神和洞庭之神,或许这是因为以楚辞为代表的湖湘文化广为传播的一个结果。这里通常蕴含着非常动人曲折的故事,从而打动人心。

图片 11

淮水神和济水神一样,也是在秦朝被列为正神,汉宣帝时建立了相应的祭祀制度,历代帝王也不断对其进行分封。比如元世祖忽必烈将淮水神封为长源博济王,济水神也被氛围清源菩济王,这些神灵同样也拥有相应的祭祀习俗。然而和长江黄河相比,淮海济水的流域面积毕竟有限,其影响力也是比较有限,这两水域的水神也从全国的祭拜转变为地方的祭拜,习俗传统也逐渐消失。

以现如今的眼光观之,或许会觉得古代的这种崇拜只不过是人们由于科学技术无知所带来的愚昧迷信。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其后包含着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以及文化思想观念,在祈祷风调雨顺的美好生活时也怀着一颗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撰稿/素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