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做了什么功绩使他得到舜的重视上位,大禹造船的传说

个人随笔 作者:

关于大禹为治水而制作独木舟的传说,有各种版本,但关于大禹造船是为了平叛三苗及其残部的传说却不多见。

禹治水成功,使他建立了极高的威望。

相传禹在梁州境内追讨三苗残部及其他部落叛逆时,面前出现了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挡住了行军道路,于是禹所属大军只得望“河”兴叹。道理很浅显,没有船只则无法渡河,也就无法完成征讨任务。

天子的声威教化甚至达到了荒漠的边陲。

为了尽快渡河,就得砍伐大量大树制造独木舟,但禹左右观望,却找不到树林。一日深夜,禹焦虑万分,尚未成眠,便披衣步出帐外,以排遣胸中郁闷。在美丽的月色下,禹忽然看见前方仿佛有一火球在滚动,又仿佛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孩子在跳动。禹快行,它亦快行;禹慢行,它亦慢行。禹紧紧跟随着它,想看个究竟。禹跟随它直至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抬头一看,发现一棵巨大的梓树屹立面前,高可参天,粗可数十围,枝叶繁茂,遮天蔽日,而那火球早已无影无踪了。

于是帝舜召集各部落酋长举行隆重的祭祀,在祭祀仪式上,将一块黑色的玉圭赐给禹,以表彰他的功绩,并向天地万民宣告治水成功和天下大治。不久,又封禹为伯,以夏为其封国。

禹此时似有所悟,心想,莫非是某神祗在指示我这片伐木之地?禹记住这片森林的位置与路径,返回营帐,十分香甜地睡到天明。第二天一大早,便命工匠前往林地伐木,以便造船。不料那些砍树的人刚走近那棵大梓树,还未动手便白眼一翻,双腿一伸,一命呜呼。将士们前赴后继,一连死了近十人。禹心中不忍,急令停止作业,大家围在一起商讨。正无计可施时,树上突然跳下一个年纪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孩,穿着红短裤,带着红肚兜,十分伶俐活泼。他愤愤地指着禹道:“我闻崇伯惩恶奖善,有功于国,有得于民,欲助你一臂之力,你却以怨报德,仁在哪里,义在何方?”禹见了不禁一惊,这不就是昨夜带路的那小孩?听其质问,

帝舜在位33年后,正式将禹推荐给上天,让他作为帝位的继承人。又17年,舜在南巡中逝世。舜死后,禹守孝三年,仍按传统的禅让制把帝位让给舜的儿子商均,自己躲避到阳城。但“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再即天子位。南面接受天下诸侯的朝拜,在嵩山阳城建都,国号为夏后。

禹颇觉惭愧,迟疑片刻后问道:“你是何人,莫非正是这梓树之神。”孩童余怒未息,厉声道:“既知我是梓树之神,就该竭诚祭祀,求助于我!”禹被说得面红耳赤,羞愧得无地自容。但禹是个勇于改过之人,立即上前深施一礼道:“多谢尊神指教……”那小孩道:“你不要称我什么尊神,就叫我梓童吧,在这茫茫大干世界里,我永远是个无知的孩子!”说完便倏地不见了。

据史籍《元和姓纂》记载,大禹建立夏后政权后,追封先代遗民,赐给土地,赐给姓氏,并说:“要恭敬地把德行放在第一位,不要违背我天子的各种措施。”分封丹朱于唐,分封商均于虞。改定日历,以建寅之月为正月。

禹忙向那高大挺拔的梓树行三拜九叩之大礼,虔诚地检讨自己的傲慢和过失,发誓一定要牢记梓神教诲。然后率将士们下山,更衣沐浴,斋戒五日,再重返山林,具备牲礼,对梓树进行隆重祭祀。瞬间,天阴地晦,狂风骤起,千树抖动,万木摇摆,落叶飘然而下。禹尚在瞑目祈祷,忽有军卒来报:风卷残叶落于河中,俱成了船只。军中将士,惊诧不已。

禹帝立为天子后,举用皋陶为帝位继承人,把他推荐给上天,并把国政授给他,但是皋陶没有继任就死了。禹把皋陶的后代有的封在英、六两地,有的封在许地。后来又举用了益,把国政授给他。

禹随即连连作揖叩头,焚香祭拜之后,率部下山,登船渡河,向西南进发,迅速剿灭了三苗残部和其他为逆部落。后来这地方取名梓童,就是因为梓神化童助禹渡河之故。禹征服三苗,统一了长江流域,此后,华夏大地一度出现了少有的社会安定的太平盛世。

图片 1

帝禹在位第十年南巡,到涂山,在那里大会天下诸侯,献上玉帛前来朝见的诸侯竟达万名之众。为纪念这次盛会,“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即接受九州牧守所贡的青铜,铸造九鼎。事先将全国各地山川奇异之物画成图形,然后分别刻于鼎身。

九鼎的铸造,历来有多种传说。最先泰帝制一神鼎,取一统之义;黄帝作宝鼎三,象征天地人;而禹铸九鼎,划“九州”,是禹作为天下共主、确立政权的象征或标志。九鼎被置于宫门之外,借以显示夏王成了九州之主,实现了天下统一。后来九鼎还被神化为获得“天命”之所在,成为统治阶级的权力象征。夺九鼎,也就成了后世帝王们有意识的一种战争行为了。在夏商周三代,“九鼎”被视为国之神器,其至尊地位,在人们的心目中甚至超过了首都的地位。因为首都可以择地另迁,鼎失去了,就不可再得。如商汤灭夏,“鼎迁于商”,就是夏王朝灭亡和商王朝建立最合法的标志。周武王伐殷而得九鼎,也标志着周人取得政权的合法性,鼎成了王朝政权的象征。自周始,青铜鼎是专门用来炊煮、盛放祭祀用的胙肉的,其神圣可知。周礼还规定,君臣依等级拥有不同数量的鼎,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士三鼎,不可逾越,逾越即为罪恶。春秋后期,随着周王室力量的衰落,强大的诸侯对九鼎便产生了觊觎之心。野心勃勃的楚庄王曾带兵来到周朝都城洛邑,向周定王的使节询问九鼎之轻重大小。“问鼎”遂成为夺取天下的代名词。

到了战国后期,周王室已是奄奄一息,秦齐等大国为了争夺九鼎,不惜兵戎相见。周灭亡前后,据传九鼎沉没于泗水渊底。以后秦始皇出巡过彭城时,派人下水打捞,未能如愿。作为权力象征的九鼎,也从此在历史上销声匿迹,不知所终了。

禹继位后,中原各部落逐步形成以夏族为中心的领导集团。禹在这个集团中的地位已初具王权性质。他让治水时专司刑罚的皋陶制定了一些规则,各氏族部落如有不听号令者,就以刑罚来惩办。传说西部与禹同族的有扈氏,好战而不服禹。禹采取一边用兵征服,一边用德政教化的策略,使有扈氏最终臣服于禹。东南地区古称“九夷”,即九个较大的部落。禹为加强对其统治,几次出巡该地区,传播中原文化和礼教,受到当地百姓的尊敬和礼遇。

禹时代,共进行了两场具有决定意义的战争:即与共工(共工是一部落名,与颛顼、帝喾争夺帝位的是前期的部落首领)和三苗的战争。 共工氏在大禹之前治水失败了,他怀着嫉妒的心肠,不愿看到大禹治水成功,便千方百计地将洪水引向大禹所在的治水工地——空桑山。空桑山被淹没后,治水工程只好暂时停了下来。 当时,涂山氏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在中原各方国中势力最强。皋陶为涂山氏首领,禹任命皋陶为刑官,并娶了涂山氏的女娇为妻,两族结成了牢固的政治联盟,对大禹治水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禹即帝位后,皋陶、伯益迭为首辅,涂山氏成了夏后氏最倚重的力量。为了进一步获得妻族的支持,大禹便携同女娇,在涂山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大会夏、夷诸多邦国或部落首领,准备与共工决一死战,历史上称之为“涂山之会”。

据《左传》记载:“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史记》云:“夏之兴也以涂山”。原来众多部落的首领,到此时,已大都转化?世袭贵族,分别成为各个邦国的君长。他们前来参加大会,对禹朝贡,成为王朝统治下的诸侯。正是涂山之会,确立了禹的天下共主地位,也奠定了天下一统的基础和格局。这次大会,是夏王朝正式建立的重要标志。去朝见禹的人手里都拿着玉帛,仪式十分隆重。会议开始后,当时有个叫汪芒氏方国的部落首领防风氏,被共工收买了,自称越人各部落之长,有意怠慢大禹的命令。大禹当机立断,在会上杀了防风氏,并曝尸三天,以儆效尤。《国语鲁语》记载:“防风氏后至,杀而激之。”

从这里可以看出大禹的权力和专制。

这说明,那时候的禹已经从部落联盟首领变成名副其实的国王了。这使得与会的所有方国之君深感震惊,他们只得对禹行臣服的礼节。那些没有参加朝会的氏族部落领袖听说此事,也纷纷向夏王朝进贡称臣。共工很快被大禹打败,最终被祝融杀死。

涂山大会,大禹论功行赏,对有功者封赏,对作恶者惩处,众人咸服。又任命皋陶为相,封女娇为后妃。把启留在涂山氏国培养,继续寻求妻族的支持。大禹起自民间,具有浓厚的民本思想。他以富民为本,时时巡访各地,了解民情,查访贤能之士。把钟、鼓、磬、铎分别挂于厅前,发出告示:教我以道者击鼓,谕我以义者击钟,告我以事者振铎,对我述说困难者击磬,有告状者摇铎。

诏命初下,天下贤士闻风而至。 一切准备妥当,大禹便发动了对三苗的最后战争。这是一次规模较大的武力征伐,通过这些征伐活动,夏禹的王权得到了加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